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原創】【山赤】【樂天文軒組】逆光。(十二) 終章 BY 貓小七

赤橙黄绿青蓝紫。哪一样才是属于你的颜色。


十二、


“呐,和也。你说怎么样才叫喜欢一个人?”赤西的伤恢复得很快,狠狠地睡了一整天以后便出院了。坐在甜品店里仁咬着调羹一脸认真地问对面的人。
有些意味深长地看了仁一眼,龟梨像是自言自语般地低着头。“喜欢啊……其实你这样问,就说明你应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和也…”
“如果是你喜欢的话,就一定要好好抓牢。”
“嗯。和也,谢谢你。”仁笑着,像初生的婴儿那般纯洁无瑕地笑着。

既然连困难都不能把我们打败,又何必想要自作主张地承担下一切呢。
P,你真是宇宙无敌至尊大笨蛋。

从甜品店出来,仁回到家洗了澡,给山下打了电话可对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在阳台上抽了根烟之后发现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晚了下来,月亮洒下一层珍珠似的光。然后他突然去房间拿了吉他出了门。
很想唱歌。心里有很多压抑着的东西正一下一下地撞击着心脏震撼着神经。所以便来到了平时利用周末打工的酒吧,那家山下曾经去过的酒吧,Green。


是不是命中注定就一定能相偎相依。

虽然是我擅自离开。却始终想念着你的点点滴滴不能忘怀,然后就迷失了方向。


山下再次看见仁的时候,终于落了泪。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T-shirt,上面并不惹眼的银色英文字突然给人一种光芒四射的感觉。他闭着眼坐在舞台中间的高脚椅上,手里抱着一把木质的古典吉他。
干净的和弦衬着仁无懈可击的完美声线。他唱着暧昧的爱恋没有了答案。他唱着我们的爱怎么可以消失不见。
他唱着,那个给我温暖拥抱的人你现在究竟在哪里。
歌声柔软却寂寞,下颚的线条削出一条清晰的线。
手指洁净修长,却透着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正喝着加了很多冰的啤酒的山下被熟悉又陌生的嗓音吸引。于是抬起头把目光移向舞台。
便看到了这样的仁。唱着歌的赤西仁。

眼泪一点一点地漫过眼眶倾泻出来,视线再不能离开。
站起身不顾周围人投来诧异的目光,山下径直向仁的面前走去。

静静地站在仁的右前方,山下知道他有好听的嗓音却从未正式地听过他唱歌仔细看他唱歌时的样子。
原来是这么美丽的。他的嗓音就像是上帝赐予的宝物,不属于这个世界。
他的神情那么投入,未曾睁开过眼。
每一个音节都渗透着力量,像流水一样无法切割无法阻挡只能跟随它忽上忽下流经所有在场的人的心里,温和而激烈地流淌着。
那种美丽无法收藏,无法触摸。全部刻进脑海。

山下站的地方能看到仁眼角的泪痔若隐若现。
仁的左脸媚惑摄人,右脸纯洁干净。
他以左脸示人,然后把泪痔隐藏在右边脸颊,偶尔对外开放。

山下很认真地清晰感觉到自己胸口处传来的疼痛。
时间倒回去那一天,初次见面时他转过身望向自己的那一眼。
也许就已经决定了全部。

原来竟是这样。

原来喜欢竟是这样一种不可逾越无力抗拒的情绪。


我喜欢你。

因为我喜欢你。


“仁,我们回去吧。”一曲终了睁开眼的时候,仁便看到仿佛从梦境里跑出来的山下,他闪烁着犹如星辰一般明亮的眼睛一字一字地对自己这样说。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这个染着金发的少年身上。
他的美丽太执着。如同绚丽的晚霞。
不顾一切地绽放着。

台下不知是谁鼓起了掌。然后是此起彼伏的掌声。
今天的灯光为什么那么刺眼。照的眼睛疼。想要流泪了。

赤西把吉他装进套子背在身后。走下舞台站到山下面前。
他笑着,笑得如此灿烂。连那些缤纷的舞台灯光都黯然失色。
然后轻轻地在山下耳边说。
“我们私奔吧。”

路灯追逐着他们的身影。
只要牵着手,我们就拥有了整个世界。
逆着光,也是阳光满溢。

心甘情愿与你相恋。
私定终身。


他们在安静的路灯下亲吻。
鹅黄色的街灯从头顶上洒下来。两个拥抱着的身影笼罩在温暖的光晕里。

脸微微侧过了角度。嘴唇贴合得天衣无缝。
夜风微凉。于是收紧了双臂,紧紧地怀抱。


我们日夜思念。
只为一句四个字的简单咒语。




我喜欢你。




<全文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高興我能把這個坑給填了。

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自己真的是很喜歡『逆光』。

我喜歡這樣的敘事方式。喜歡這樣淡淡的感覺。

但是卻有深深的牽絆割舍不掉的感情。

謝謝一直以來大家對這篇文章的支持。


執念地希望山下智久和赤西仁。

友情也好別的情也好。只要你們快樂,我也就滿足了。

小和魅兒都請加油八。^^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